“娱圈弃女”舒畅的消亡史,她的故事太惨淡了

2021-09-12 03:59观愚乐圈 原文链接:点击获取

近年来,明星带货的已是屡见不鲜,线上营销所带来的利润,让一直无戏可拍舒畅开始重回大众视野。

自做直播以来,舒畅就一直非常卖力,时常连播10小时,当然她的带货成绩也累计到了一亿的数据。

然而直播带货对明星来说损耗不小,“翻车”事故也是频频发生,舒畅自然也难逃争议。

从低价高端口红,到后来为某珠宝品牌直播卖货,惊现“两位数”黄金首饰,让不少人规劝:黄金水很深,把握不住,别到时候翻车了。

尽管直播这条路对舒畅的形象口碑,造成了一定损耗,但她自演艺事业开始消亡,到沦为“娱圈弃女”就已经无路可退。

只是人人都对她今天的结局感到惋惜,殊不知她的故事远比想象的还要惨淡。

舒畅出生于1987年的吉林白山市,出生在北方却没有北方姑娘的大大咧咧的个性,反倒有着南方女孩温柔内敛的敏感心思。

而她如今性格的养成,完完全全贴合了她的成长经历。

小姑娘出生不到半年,毫无担当的父亲就远走高飞,独立这对孤儿寡母相互依靠。

为了生活,母亲带着年幼的小舒畅回到了北京娘家驻足。

从小就缺失父爱的她,在母亲身上也没有感受到太多关怀和照顾,忙于工作的母亲,时常将小舒畅反锁在家。

唯一与她相伴的除了家中的白墙,就是手中的布娃娃,年幼的她在这样毫无生气的单亲家庭中,自说自话,养成了孤僻的性格。

小舒畅的过分懂事,也让娘家亲戚感到心疼,于是便将她接到家中寄养。

从小就寄人篱下,舒畅也早早领悟了察言观色的本领,为了不让姨妈觉得自己是麻烦,她从小成绩就出类拔尖。

5岁那年,舒畅因为路径一个照相馆,小丫头标致的脸蛋骨子里透着灵气,便被照相馆老板捕捉到了她的神情,并放在了馆内展览。

没想到这一举动彻底改写了她的人生,那年《我的故事》正愁着满城找童年时期的女主,在看到照相馆里舒畅的照片后,立马决定了用她。

就这样,舒畅以童星身份正式出道,开始了她长达二十几年的演艺生涯。

尽管从未接触过任何表演经验,但舒畅却悟性极高,首部作品的成功,也让她陆续收到其他作品的邀约。

当然,舒畅在拍戏之余也从未落下过自己的学业,除了成绩在班级中名列前茅外,课外更是连续五年站在央视电视台以及其他台,举办的大型晚会中亮相。

7岁的舒畅参加了中央电视台首届“中日青少年歌手友好大赛歌唱大赛”,演唱歌曲《送别》 获得铜奖。

当时日本还专门开设了个节目,舒畅作为领奖人之一,也接受了她们的采访,而采访她的正是后来事业高来低走的酒井法子。

打上小学起,便连续5年荣获“北京市三好学生、北京市十佳好少年,以及被授予北京市红领巾奖章”的荣誉称号。

然而这么一个聪颖懂事的女孩,却总是命运多舛。

10岁那年,寄养在姨妈家的舒畅,因为母亲的患病离世彻底成了孤儿。

也是在那一年,舒畅凭借出演电视剧《单亲之家》中的小辣椒,而出圈,成了当时炙手可热的童星。

那年母亲离世,让舒畅还没来得及感受外界对她的关注,就强忍着悲痛为纪念母亲而推出了首张专辑,专辑中收录的《少了妈妈只有半个家》,还因为她发自内心的真情流露,而在音乐界引起不小的轰动。

原本之后的人生,舒畅能和妈妈过的更好,没想到母亲却不堪重负永远倒下了,连带着她那仅存的安全感都消失的荡然无存。

此后一直随姨妈生活的她,也因为大人的繁忙,唯一有空闲照顾她的人也只有比自己稍大的表姐。

年少成名本身是件好事,但对于舒畅来说却未必如此。

爆红后的她,除了圈内资源不断,生活依旧没有任何改变,有的只是超乎年龄的成熟。

还只是高中生年纪时,舒畅就为了摆脱童星的大众印象,开始接演各种类型的角色,参演尤小刚导演的《孝庄秘史》时,舒畅还不满15岁。

在这个演员阵容强大的剧组里,舒畅年纪不大,演技却丝毫不输宁静、何赛飞等资历深的实力派,将董鄂妃凄凄惨惨的一生演绎到了极致。

十几岁还是个孩子的年纪,舒畅却在这部剧中贡献了超乎年龄的演技,尤其是那场丧子之痛的重头戏。

还不曾有过经历的她,为了能够演好这场似懂非懂的感情戏,经导演刘德凯的指点,靠模仿和揣摩周迅当年《橘子红了》的作品细节,舒畅才不负所望的一条就过。

作品播出后,舒畅靠董鄂妃又一战成名,当时的娱乐圈还是靠实力说话的市场,舒畅自然轻松站稳了脚跟。

转型事业发展顺利的阶段,当时作为高中生的舒畅,对于学习自然也不敢怠慢,白天拍戏,晚上就要在补习老师的帮助下提高学习进程。

但也是在那个阶段,舒畅做出的第一个人生重大决定,就成了她事业消亡的开始。

高二那年,已经是圈内当红小花的她,就在老师和同学都认为舒畅在这方面前景可观的前提下,劝说她考了中戏表演专业。

而舒畅也不负众望,在当时以520分的成绩被中戏录取,但由于家人的阻挠,不认同她将来以演戏为生,于是舒畅便放弃了读中戏的机会,转而考入了与演艺方向完全背离的外国语大学。

因为当时的舒畅,在失去母亲之后就一直随思想正统的姨妈姨父以及表姐生活。

而这也在当时舒畅上《超级访问》节目时,就现场公开过家中亲戚给她写来的信,当时还被主持人调侃其表姐及家人说话老气横秋。

当初让舒畅更改就业方向就该明白,姨妈家人对演艺圈这个行业并没有清晰的认识,只是当作一份不靠谱的职业来对待。

以舒畅当时的年纪,对于未来人生规划还不清晰的时刻,家人的误导也直接导致了她日后偏离轨道的发生。

而当时的舒畅或许还理解不了,这个选择会对自己日后在圈内的影响有多大。

只知道当时那几年,即便她专业不对口,也丝毫没有影响她成为许多人的童年回忆。

从《孝庄秘史》走红之后,她便陆续接拍了多部大热剧,15岁那年拍摄央视大剧《金粉世家》时,还与戏中同龄的刘亦菲成了无话不谈的好闺蜜。

相较于剧组其他年龄稍长的演员,两人因为有着同样的年龄和家庭离异的遭遇,自然的亲近许多。

而刘亦菲又相对幸运,有一个为她愿意付出全部心力的母亲在身边全程陪护。

舒畅由于整个童年几乎都在剧组度过,两个孩子也在朝夕相处中,被刘亦菲妈妈细心关注,对女儿的好友爱屋及乌,甚至将她视为自己的女儿来呵护。

更庆幸的是,舒畅和刘亦菲两人的情谊也从《金粉世家》到后来的《天龙八部》,一直延续到至今十几年,丝毫不被岁月消磨。

而舒畅的演技在当时也愈发精进,从不谙世事的“八妹”到96岁童颜且阴狠毒辣的“天山童姥”,舒畅的演技一度震惊了当时同剧组的蒋欣。

舒畅出色的演技,也让她迅速迎来了从艺以来的第一部大女主作品,也就是《连城诀》中的“水笙”,为了在贡嘎雪山取景拍摄环境十分艰苦,一度受到生命危险,但导演却瞒着众人签下了“生死”协议,而当时的她年仅17岁。

尽管这部剧在当时反响并不大,但接下来的那几年,舒畅陆续参演的《少年大钦差》《宝莲灯》《精卫填海》《魔幻手机》等多达五六十部作品,制霸了电视圈。

且在当时那个网络不够发达,还还有智能手机的时代,舒畅主演的电视剧收视率和覆盖率,绝非当下热门电视剧可披靡。

但或许是年少成名,早早便攀上了顶峰,再想往前走也只能是下坡路。

2006年,舒畅在当红之际,被电视剧《三滴血》剧组控诉,称舒畅作为女一号,进组一个多月只拍了10天戏,时常无故缺席拍摄,后来竟然发生了带着女助理凌晨失踪的事。

直到事后调查才得知,舒畅缺席剧组期间,还同时接拍了其他三部戏,还接了代言,而他们签订的合约中规定演员不可同时接其他戏。

舒畅的表现让剧组看来就是没艺德,而她也因为分身乏术,最终不辞而别,闹到最后只得临时换人演女一号,损失巨大。

因为此事,舒畅也因为违约而被告上法庭,对此制片人当时也感到愤慨,认为没艺德,还串戏的行为实为大忌,必须要让演员付出代价才能得到重视。

然而面对这一切的舆论压力,年纪青涩的舒畅根本无法应对,但当时与她签约的公司也毫无专业性。

所谓的经纪人也不过是她毫无公关能力的姨妈及表姐,由于缺乏正规团队意识,在遭遇公关危机时只能任其发酵。

最终事后仲裁结果给出,要求舒畅赔偿剧组一百多万损失费而告终。

只是舒畅毁约后所付出的代价远不止是金钱能止损的,连带将影视圈大佬们也一起得罪完了。

不过当时年轻还有很大潜力的她,在这场风波之后又持续发力了几年,尤其是当年那部新潮的科幻神话剧《魔幻手机》,舒畅饰演的高科技“傻妞”,以单集最高收视率5.76%的成绩创造了央视八套2008年的收视新高。

彼时的舒畅正值出道15年,由于常年霸屏,行事老练导致许多人都误以为她到了三十而立的年纪,殊不知那时的她其实刚满20。

舒畅成功将“傻妞”形象植入到了许多年轻观众的回忆中,但在登上事业高峰之后,她又迅速陷入了停滞状态。

由于过早成名,作为87年的小花,舒畅在当时85后小花们还未冒出尖就开始走红,她所面临的行业竞争对手也必然是那些业务能力娴熟,资源丰厚,人脉更加深厚的女前辈们。

而舒畅虽有潜力,但年龄和阅历远不及30+,拥有主流资源的前辈,没有权威奖项的主流资源,对一个走口碑演技路线的女演员,无奖傍身,就意味着难以延续自己的艺术黄金期。

于是在事业巅峰之际遭遇瓶颈期,舒畅又借此机会跑到国外旅行,错过了趁热打铁的阶段,待她再次重返舞台,却发现娱乐圈进行了新一轮的洗牌。

娱乐圈不再看重实力演技,而是靠资本推动市场,开始以流量称王,面对这个完全陌生的环境,舒畅显然不知所措却又无可奈何。

毕竟在这更新迭代迅速的行业,时代抛弃了你,连声再见都不会说,即便舒畅是个拥有二十多年演艺经验的“老戏骨”也不过如此。

而曾以表姐妹相称的宋祖儿,也在踩着她的肩膀发展进了演艺圈,但两人如今的境遇却来了个逆天反转,宋祖儿成了当下流量小花的代表,表姐舒畅却沦落为了娱乐圈的边缘人物。

舒畅成名那会儿,就曾带着家中一帮亲戚小孩上节目,对宋祖儿(小名:涓涓)尤其疼爱,宋祖儿也曾是童星出道。

后来也是在舒畅的举荐下,有机会出演《宝莲灯前传》的哪吒而走红,一直到临近成年,两人都还在社交平台亲昵互动。

但直到后来宋祖儿以海归身份重回娱乐圈,并与大公司签约成艺人,各种讨喜人设立起来之后,宋祖儿在没任何转型作品下先红。

反观舒畅在《魔幻手机》之后的作品,再难拿得出手,浮沉几年下来,毫无出头之日的舒畅,唯一跟大流走的就是这统一微调过的硅胶脸。

而那几年的舒畅因为当初的年少无知,已经没有太多资源和人脉,因此演了不少烂片,但却从未演烂过一个角色。

但在流量当道的新时代,舒畅的实力不被看好,直至2016年舒畅参演的《大唐荣耀》,她一如既往地实力演技,再次受到关注。

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,但随着后来在上综艺和真人秀中耿直的表现,加上节目后期剪辑,又一次败坏了路人缘,舒畅无可避免的遭遇了情商低,糊咖等各种质疑。

也是那年小红之后,舒畅的演艺生涯也糊的差不多了,而彼时的小表妹“涓涓”已经开始迅猛发展,身份地位的悬殊,也让舒畅主动在社交平台取关了她,并将两人昔日的合影和互动也删的一干二净,免得被质疑蹭流量。

而宋祖儿也在隔年取关了舒畅,并在之后的采访中撇清了两人表亲的关系,称其只是在一起演过戏,关系不错而已。

只是感慨舒畅年少成名,靠实力拥有过当下娱乐圈无法比拟的成就,却因年少判断力不足而被迫做出争议的选择,导致如今无力回天的局面。

从一个实力派演员落得与网红同吃一碗饭的带货博主,舒畅在面对这般情境,不知午夜梦回时是否后悔过。

特别声明:以上内容(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)为自媒体平台“网易号”用户上传并发布,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。